聪明哥们须知怎么着调度房事氛围,性爱到底是
分类:健康话题

性爱这种事是说起来很简单,但却有很多附带的麻烦,比如前戏、后戏、爱爱技巧等等。但人们却并没有为此了摒弃性爱,而是积极的寻找各种解决方法,美好的声音运用得当,便是一种爱抚,大多数女子喜欢这种方式调情。适时放送悦耳音乐,能使男女双方都极为兴奋。

* 这不是一篇易读的软文,内容偏长且充满思辨,需要一定時間思考与理解,但读完保证有收获。建议阅读前抱有心理准备,阅读时也请放慢速度,跟着我的论证逐步推进。欢迎反馈、讨论。

永利皇宫官网 1

你愿意与机器人性爱吗?

贝尼塔.马可森(Benita Maucussen)用数年拍了一组照片《男人与娃娃》,主角是数名中年单身汉,均以真人大小的玩偶为伴侣。这些玩偶虽然有人类女性的外貌,但不会行动也不会有反应,不过即使如此,它们确实获得某些男性的「真心相待」。

2013 年底上影的电影〈她〉(HER,台译「云端情人」)讲述一个有趣的故事:名叫西奥多(Theodore)的男人爱上了他购买的人工智能系统萨曼莎(Samantha)。萨曼莎拥有情绪反应、说话语气充满感情,但她没有一个真实在的实体:她在「云端」。

〈男人与娃娃〉报导的是当下正在发生的现实,而〈她〉的故事发生在一个人工智能趋近完美的未来。前者有着几近真实的身体与外貌、但没有情感反应;后者则有接近人类的情绪与反应、却没有具体存在。两个情境都有许多讨论,但有一种综合两者的状态、一个极有可能发生的近未来,却不常被注意与谈论。是的,这里要谈的就是:性爱机器人(sexbots)。

性爱机器人的提问

研究者 David Levy 在 2008 年的《与机器人恋爱和性爱》(Love and Sex with Robots: The Evolution of Human-Robot Relationships) 一书预言,机器人将在 2050 年成为人类社会中不可或缺的相处对象,而在两年后(2010)第一个商业化性爱机器人 Roxxxy 正式上市,要价 7000 美金。这几年,性爱机器人不断吸引业界与学界投入,后续发展与投资方兴未艾。虽然目前为止,性爱机器人的外貌比不上静态性爱娃娃这么精致细腻(会动的机器人的肌肤要能够忍受拉扯),也没有人工智能萨曼莎的聪明伶俐和对答如流,但是它却有巨大的潜力超越两者:理想的性爱机器人可以像性爱玩偶一样拥有栩栩如生的身体,也像人工智能萨曼莎一样自主,可以与人类对谈、表现情绪。正是因为这个「综合」,使得性爱机器人正在对我们提出一极富个挑战性的问题:究竟什么是性爱?永利皇宫官网,

既要谈性又要谈爱,自然不容易。就让我们从三个主要的性爱观点出发,分别讨论这些观点拥什么理由赞成或反对性爱机器人的发展,在这些观点会带来什么样的性爱机器人,以及我们如何评估这些理由是否合理。这三个观点──我的命名──分别是「性爱繁衍观」、「性爱一体观」、以及「性爱分离观」。

性爱繁衍观-用于繁衍的性爱机器人?

性爱繁衍观认为,性爱是为了繁殖,没有繁衍后代意图的性爱活动基本上被认为是多余的、不必要的、甚至是罪恶的。性爱繁衍观通常也否认「自己动手做」(自慰)的正当性,因为性爱不该是为了获取快感,而是为了生育。性爱繁衍观者通常不赞同性爱机器人的发展,因为机器人不具生育能力,将会严重破坏性爱活动的繁衍意义。性爱机器人也让自己动手做变成更加省力的「机器动手做」,强化人类追求快感的欲望的同时却降低繁衍后代的义务。比较极端的性爱繁衍观者甚至认为,一旦人类只与机器人从事性爱活动,那么人类人口可能急遽减少,甚至导致机器人变成地球上第一大族群。事实上,性爱繁衍观也是基于相同理由反对任何相同性别之间的性爱行为。

仔细来看,性爱机器人其实没有严重挑战性爱繁衍观,因为这个观点经常忽略一个现实:各种避孕方式已被大量采用。如果性爱繁衍观者反对性爱机器人,那他们也须同时反对保险套、避孕丸、或者结紮。对于原本就不想生育的人来说,有一打保险套或避孕丸和有一个性爱机器人其实没有差别。换句话说,即使性爱机器人挑战了性爱繁衍观,它也只是把挑战向前推进了一点点。再者,如果性爱繁衍观者反对性爱机器人,他们也要连带反对一切性玩具(sex toys),因为性玩具也会加强与鼓励自己动手做的方便和强度。事实上,这种观点其实是一种性爱的工具论:繁衍是目的,而性爱的手段。在这种观点下,性爱娃娃和人工智能萨曼莎都要反对,何况是两者的综合──性爱机器人。

若要反对性爱机器人,性爱繁衍观不是个好的出发点,一来它要反对的东西太多,在性爱机器人之前已经有太多课题必须面对,二来它在实际上可能间接鼓励男性性爱机器人的发展。如前所述,性爱繁衍观的重心其实不是性爱而是生育,因此严格来说,发生性行为的是不是真实人类并不重要,如果要在不剥夺性爱过程的附带好处(例如欢愉)的情况下让让受孕过程更加精准、有效,那么性爱机器人其实是可以接受的。然而,问题来了:在技术上要让男性性爱机器人提供具有人类 DNA 的精子并不困难,要让女性性爱机器人储备具有人类 DNA 的卵子亦算容易,但要让女性性爱机器人拥有「怀胎九月」的能力却是一个技术门坎。要制作一个体外的机器子宫复制整个怀孕过程是可能的,但这需要一个庞大的技术系统与其链接、作为支持,而短期之内要把这样的系统塞进一个有如人体一般大小的女性性爱机器人仍然相当困难。

也就是说,人类男性在性爱繁衍观中可以被男性性爱机器人取代,但人类女性却不能,或者说,极度困难。据此,让我们想象一下,性爱繁衍观主导的性爱机器人发展会是如何:在保有性爱活动的其他好处(如欢愉)的前提下,为了有效增加怀孕机率,男性性爱机器人取得重大进展、占有大量市场,但女性性爱机器人却寥寥可数。在这样的未来里,有趣的反转产生了:在原有的──也就是现今的──性爱繁衍观中,女性常被视为生育的载体,由于被工具化以致地位低落,但在顺着这个观点发展出来的机器人世界里,虽然人类女性作为生育工具的角色仍未改变,但相较之下地位比较低落的却可能是人类男性──如果男性性爱机器人可以更有效率地让人类女性受孕,那么我们还有必要跟人类男性性爱吗?

性爱繁衍观者可能连最简单的性爱娃娃都无法接受

性爱一体观-与机器人先恋爱再做爱?

接下来,让我们讨论第二种性爱观:性爱一体观。性爱一体观认为,性与爱无法分开,双方相互的情感关系──爱──是性的基础,没有爱心理的性行为并不值得鼓励。虽然与性爱繁衍观所持理由不同,但性爱一体观同样不赞成将性爱同等于纯粹生理快感的追求,也不同意单方面的自己动手做。相较于性观念相对开放的西方社会,亚洲社会普遍较为倾向这种观点,相信性的行活动是爱的延伸、结果,是感情的具体化、行动化。换句话说,性爱被看作连在一起的「性-爱」。

在性爱一体观中,性爱机器人必须被反对甚至禁止的原因显而易见:它们只能提供性,不能提供爱。与机器人的性爱必定是纯性的:性爱娃娃不能提供情感回馈,即使它们具有萨曼莎那样的人工智能也于事无补,因为那些情绪反应不是真的,人类与其建立的情感关系当然也是虚假。性爱一体观说到底也是一种工具论:在「性-爱」这个词汇中,爱必需先于性,换句话说,性必须用来服务爱──性爱是做爱(making love)而不是性交(having sex)。很清楚地,性爱繁衍观反对性爱机器人的理由是它的「身体」功能缺陷(无法生育),而性爱一体观的理由则是性爱机器人的「情感」功能不足(没有感情)。

因为反对纯性,性爱一体观也不会同意性爱机器人作为「性工作者」(sex workers)──用直白的语言来说,就是「妓」(可男可女)。这个结论也同于性爱繁衍观。不过,性爱一体观通常不太反对性玩具,只要这个性玩具可以增进与加强双方在性爱过程的心理互动与情感表达。因此,在特定前提之下,这个观点可能同意发展性爱机器人:只要性爱机器人仅是人类性爱过程中的「第三方」。也就是说,性爱一体观真正抗拒的,其实是「与机器人做爱」而不是「机器人参与做爱」。我们可以想象,性爱一体观主导的机器人发展,势必会将性爱机器人朝向这种「第三方」的特性推进,而设计者在增进它的功能之余,可能也会在型态或功能方面尽可能避免人类爱上机器人(例如在外型上加强性爱机器人只是「机器」的特征),或者禁止人类单独与机器人性爱(例如让它在未同时侦测到两个人类的情况下无法启动)。

仔细来看,由于性爱一体观在乎「灵」多于「肉」,所以一个极端的情况或许会让「与机器人性爱」变得可以接受:人工智能可以复制或保存真实人类的意识(或者说,灵魂)──如同电影〈超验黑客〉(Transcendence,台译「全面进化」)所演。换句话说,对于性爱一体观者而言,只要内在灵魂是人类的,那么外在身体是不是人类的其实并无所谓。如果一个性爱机器人的「心灵」属於真实人类,那么与性爱机器人相爱与做爱都没有太多疑虑。当然,在这样的观点下,如果机器身体可以更好地让人类表达爱意、在做爱过程中提供更强烈的情感联系,那么未来可能出现的将不只是人类肉体与机器身体的性爱的画面,更多的反而可能是机器身体与机器身体的性爱──而这些机器内部藏着真实人类情感。毕竟,如果机器身体可以让「性-爱」中间的横线更加缩短,性爱一体观者何须反对把我们的肉身置换成机身?

性爱分离观-性爱机器人进军性产业?

最后,让我们来看看性爱分离观──这是个最能够接受性爱机器人的观点。性爱分离论基本上不认为性与爱有何因果关联,虽然不否认爱本身极具价值,但却不同意性必须隶属于爱。对于性爱分离观者来说,性是人类的基本权利或需求,纯粹生理快感的追求并无不可,就像渴了就要找水喝一样,只要不对他人造成伤害,性是一种「怎么样都行」的身体活动。因为专注捍卫与讨论性的价值,所以我们并不清楚性爱分离观者会如何看待人类西奥多与人工智能萨曼莎的情感关系,不过可以肯定是,性爱分离观者绝对不会反对人类与性爱娃娃发生性行为──即使这些性爱娃娃没有什么动作反应。

在这种性爱被视作「性/爱」而非「性-爱」的观点里,性爱机器人就跟任何性玩具一样,不管是单人使用、双人使用、甚至多人使用,不过就是一种功能更多元、更复杂的性玩具罢了。基于性是基本人权的认知,性爱分离观往往乐见甚至鼓励性爱机器人的发展,因为现实生活中的确有许多人由于身体缺陷而无法获得与一般人相同的性机会与性活动。对于这些人来说,性爱机器人将会是一帖补偿他们性爱基本权利的良药。当然,我们可以训练或雇用人类来提供相同服务,但相较之下,让机器负担这项工作显然比较省事──至少它们可以被快速量产。

基于相同理由,性爱分离观通常也不反对性产业。如果性爱只是找乐子的一种方式,就跟付钱看电影一样,那么其实没有什么重大理由足以反对花钱买性。在这样的设定下,性爱机器人具有极大的优点可以进军性产业:它们清洁卫生又易于管理,可以有效降低性病的传染。换句话说,性爱机器人可以提高性行为的愉快和满足,却不会带来相应风险。不过,这种说法可能忽略一个已被许多研究证明的事实:很多时候性消费不单纯只是为了性冲动而已,同时也是为了获得某种心理安慰,而性工作者不只提供身体劳动,也必须负担情绪劳动。如果性爱分离观者为了回应这个问题,开始赋予机器人情绪能力来让它们提供情感支持,那么他们反而必须面对那个暂时被搁置的问题──人类与机器应该或可以产生情感联系吗?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性爱分离观有时被标榜为比较「先进」,也颇能敞开社会大门迎接性爱机器人的到来,但在这个观点支持下的性爱机器人发展并非没有问题。在强调性自由与性权利的时候,性爱分离观通常搁置对于性的道德评价,亦即不谈论什么样的性是好的或坏的,而这可能使得原来在人类性关系中既存的性别不平等问题被跳过,进而透过性爱机器人的发展来延续或再制。例如,由于可观察的现状是男性有较高的性需求,所以起初性爱机器人的性别设定就是女性。换句话说,这个性爱机器人的性别设定不只是忽视女性性需求的存在,更没有注意到女性性需求之所以没被看到的原因:这个社会并不鼓励女性表达情欲。再者,如果以女性性爱机器人为主,可能加强女性在性关系中必须服务男性的意象,反而违背了性爱分离论者所赞同的多元性形式──性关系中的角色强弱与实践模式并非固定。

性愛機器人總是以女性的角色出現

结语:旧问题或新发问?

性爱机器人已经开始从科幻电影屏幕走入现实世界,由于它很可能同时具有身体与情感功能,因此它将会引起关于性爱──身体性与心理爱──的争论。我们已经看到,三个主要的性爱观点会如何看待性爱机器人、这些观点主导下的性爱机器人会如何发展、而这些观点有又什么问题需要面对。不同的性爱观点涉及不同的「性」与「爱」关系、两者的价值排序为何、以及如何评价性爱行为。实际上,这些性爱观点早已关乎我们如何看待同性恋、性交易、甚至性别问题。换句话说,与其说性爱机器人带来新的挑战,不如说性爱机器人把这些议题一次打包捆绑然后直接带到我们眼前。挑战或许是旧的,但回答的紧迫性却是新的──时钟的指标正在逼近。

性爱机器人的未来如何,终究要看我们如何厘清这些性爱观点,以及如何调整它们。

喜欢这篇文章吗?请点击下方的「喜欢」,也欢迎您打赏我哟!别忘了在简书关注我,或者加入我的微博|豆瓣|知乎|Facebook|Google |Twitter,也可参观我的繁体博客:社技哲学。

* 本文的缩减版本刊载於《周末画报》835 期(2014-12-20)A28 版,图示如下:

在图片上单击右键选择在新视窗或分页打开即可放大阅读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发布于健康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聪明哥们须知怎么着调度房事氛围,性爱到底是

上一篇:服用延长性时间的药好吗,7种习惯改善夫妻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