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治病又不失人情,名医治病的妙招
分类:健康书籍

名医治病有妙招!名医毕竟不同于一般的从医之人,他们行方智圆,常能在各种困难中曲尽人情,随机应变,将本难措手之疾变通治疗,确非寻常医辈所及。

在历史上,有许多名医遇到不懂事理、固执己见甚至刁钻的病人,都能既治得了病,又不失人情,圆通活法,达到医患双赢的效果。 大黄变身龙眼肉 清代光绪年间,苏北盐城有一盐商的太太高氏,年逾花甲,自以为身体亏虚,大进滋补,渐成胀满之证,求治于医。诸医知道她喜好滋补,不敢言攻,唯投其所好,屡进补益,愈补愈胀,以至形体日渐羸瘦,精神倦怠,病卧在榻。盐商心急如焚,闻听兴化名医赵海仙医术高超,善治沉疴重症。遂星夜赶赴兴化向赵海仙求医。海仙详询病史,察色按脉后心里寻思:此乃“大实有羸状”——表面上看是虚证,实际却是实证,按理应当攻泻,再用补法只能增病。然而攻下之剂,盐商阔太太肯定不从。于是,想出一法,嘱其购买上等好龙眼一斤,要求外壳完好无损,然后加水煎煮,服其汤汁。盐商立刻差人办理,连服三日,大泻数次,胀满消除,神情转佳,就此而愈。盐商大喜,重礼酬谢。有学生问道:“龙眼本是补血之药,何以有此奇效?”海仙笑道:“此法名义上是服龙眼,实际上是进服大黄。”学生恍然大悟。原来当时商家出售龙眼时均以“大黄粉”为衣,显得黄亮鲜泽,以此招揽顾客。完好无损的带壳煎煮,只能煎得大黄,里面的龙眼肉则全然无效。 本案盐商太太喜补畏攻,其证属里实,不攻又不行,怎么办?赵海仙不仅医术高超,且人情练达,故能出此策变通治之。表面进补以依其所喜,实际上用大黄攻之,医患各得其所,兵书讲“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此之谓也。 前贤说过:“医者,依也。依人性情也,依人寒热也,依人虚实也,依人土宜也。医之为道,全在依人,最忌执己见也。” 是说治病既要“依人寒热,依人虚实”,即依据病情;还要“依人性情”,“依人土宜”,即要照顾到病人的性情好恶、乡土风俗。与流行的“医者,意也”不同,这种“医者,依也”的认识颇为独到,但确实很有道理,这应该是一个医家人文关怀的重要体现。 李中梓也有“不失人情论”之说:“所谓病人之情,五脏各有所偏,七情各有所胜……动静各有欣厌,饮食各有爱憎……富者多任性而禁戒勿遵,贵者多自尊而骄恣悖理……贫者衣食不周,况乎药饵;贱者焦劳不适,怀抱可知,此调治之不同也。……有参术沾唇惧补,心先痞塞;硝黄入口畏攻,神即飘扬,此戒心之为害也。” 认为治病要不失人情,医生除了依证诊治,还要考虑到病人的性情、禀赋、心理需求等因素,如“富者多任性”,“贫者衣食不周,况乎药饵”,有“惧补”者,有“畏攻”者……为了治病,就要圆通活法处理之,暂且顺从病人想法,不要拂逆患者心思,否则“精神不进,志意不治,故病不可愈”。所谓“不有圆融之智,不足以通变。” 食疗巧治吴稚晖 国民党元老吴稚晖有个怪脾气,自谓:“我是一生一世不吃药的,只靠自己身体上大自然的力量来恢复健康,吃多了药或是吃错了药,反而会送命,所以我认为医生都是阎王的帮凶。”有一年,他患了急性肠炎,大泻特泻,有时不待如厕,大便已经泻出,肚子疼得厉害。友人为他请了沪上名医陈存仁出诊。事先言明吴氏怪脾气,让他装作探望,见机行事。陈到吴氏寓所,吴刚刚泻完,有些喘促,“头昏眩晕,不能支持”。当他看到陈存仁后说道:“我尽管泻,决不吃药的,虽然你是医生,休想劝我吃药。”陈说:“你不吃药我也赞成,决不勉强,但你平时吃不吃水果,像山楂石榴之类?”吴稚晖说:“只要不是药,我都吃。”陈叫人去买山楂炭5钱,石榴皮8钱,当即煲汤饮下。一小时后,吴氏感到“肚里咕噜作响,肚痛倒好了”,又喝了一次。第二天,陈存仁再去,吴氏说:“泄泻已经给你搅好了。” 吴氏似应属于“自用意而不任臣”者流,陈存仁巧与周旋,借寻常食物治之,山楂消积,石榴皮止泻,竟然治愈,真乃李中梓“不失人情论”之良医也。 山参煅灰治贵妇 上世纪20年代末,安徽省主席的老母亲患病高烧不退,曾请日本、德国医生治疗不效。经人推荐,名医冉雪峰前往治疗。详询病情诊脉后,开出处方:北柴胡、牡丹皮、鲜生地、元参、花粉、知母。另加药引:“上好野山参一两,瓦上煅为白灰,煎汤作引。”老太太服药后果然奏效,继续调理,不数日而愈。事后,这位省主席送冉氏一部殿版《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该书用宣纸铜版印刷,十分精美,一共只发行了50部,十分珍贵。同仁多有不解,冉之处方并无稀奇药物,何以有此等疗效?尤为奇怪者,野山参煅灰作药引,未见医藉记载,不知是何道理?冉氏解释说:这位老太太平日养尊处优,这次偶然感冒发烧,本非大病。奈何儿子官儿做大了,钱多了,小题大做,中西医请了不少,药物杂投,以致阴伤热炽。我用的药物本很普通,但这些贵人不信贱药。我把野山参烧灰作引,其实并不起药理作用,只起精神作用。老太太一看价钱贵,就认为是好药,其实真正起作用的是草药。 这位患者即属于“贵者多自尊而骄恣悖理”者流,“不信贱药”。冉氏摸透其心思,将“野山参烧灰作引”,既满足其心理,又不起药理作用,顺利愈病。 符水变通治愚人 清时,泸州道人韩飞霞,曾治疗一白虎历节风病人,患者关节肿痛,屈伸不利,十分痛苦。但其人信巫不信医,信符不信药。韩飞霞便想了画符治病的办法。他将具有涌吐泻下痰湿兼温经散寒作用的霞天膏、白芥末混合,当作墨汁,用毛笔写成符书,然后放入水中使其溶化,再让病人一次服尽。病人服后上吐下泻,排出黏痰臭水数斗之多,关节疼痛也随之而愈。有人说韩道人的符水有神灵,实际上是韩飞霞出奇制胜,根据病人心理采取的灵活治法。 对此等信巫不信医、信符不信药的病人,勉强用药也未必见效,《内经》所谓“精神不进,志意不治,故病不可愈”,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韩飞霞圆机活法,将药融于符中,尽显灵变之机。 汤药变成药水喝 1916年8月,孙中山赴绍兴视察时,专门约见名医裘吉生晤谈。此间,陪同前往的胡汉民先生患了痢疾,上吐下泻,一时颇急。裘吉生予以诊治,但胡汉民相信西医,对中医不太信任,不想服中药。裘氏于是将中药煎好后装入玻璃瓶内,告之每次服一格,一天服3次,就像服西药药水一样。胡汉民这回同意了,服之一宿而愈。孙中山很高兴,手书“救民疾苦”四字相赠。1929年3月,全国中医界集会于上海,奋起反对“取缔中医案”,当时会场和报纸上都悬挂和刊登了中山先生的这幅题词,影响之大,自不待言。 胡汉民患痢却不想服中药,怎么办?还好裘氏将汤药装成西药药水,不违胡氏意愿,又能“一宿而愈”,实为圆机活法一例。 富家锯末治久病 郑钦安(1824-1911),蜀中名医,为火神派的开山宗师,擅用干姜、附子,人誉“姜附先生”“郑火神”。某日,一中年患者就医,自诉以抬滑竿为生,跋山涉水,沐风栉雨,饥饱不时,遂患有胸腹疼痛,呃逆嗳气痼疾。因为家贫无力医治,拖延已有数年,祈能赐一廉便良方。郑氏诊毕,告之:“街头有家富户正做家具,可去讨些锯木屑末,每次用一小撮,再加生姜5片,煎汤送下,十日后再议。”病家半信半疑,遵嘱而行。十天后患者来谢,称多年痼疾竟已霍然而愈。 原来,街头富户在用檀香木打家具,如果直言取之入药,恐富户吝啬不予,故托言取其锯末。用檀香理气舒胃,加生姜温中散寒,切中病机,价廉而效佳。 患者乃“衣食不周,况乎药饵”之贫者,“祈能赐一廉便良方”, 郑钦安怜贫济困为患者着想,用此寻常木屑治此数年痼疾,不花一分钱,真善于随机用巧之良医也。所谓“竹头木屑,皆利兵家”是也。尤可钦佩者,数年沉疴旬日而除,可谓医术精深。(张存悌 辽宁沈阳天德门诊部)

一、巧借锯屑治痼疾

郑钦安(1824年~1901年),蜀中名医,善用附子、干姜,为“火神派”首领,著有《医法圆通》等书,治病讲究圆通活法。某日,一中年患者就医,诉以抬滑竿为生,栉风沐雨,贪凉饮冷,饥饱不时,患胸腹疼痛,呃逆嗳气。因家贫无力医治,拖延已达数年,祈求能赐一廉便良方。郑诊毕,告之:“街头有家富户正做家具,可去讨些锯木屑末,每次用一小撮(钱许),再加生姜5片,煎汤送下,十日后再议。”病家半信半疑,无奈遵嘱而行。十天后患者来谢,云多年痼疾霍然而愈。原来街头富户在用檀香木打制家具,倘直言取之入药,恐富户吝啬不予,故托言取其锯末。用檀香理气舒胃,加生姜温中散寒,切中病机,不费一文钱财而又愈病。

按:郑钦安不愧名医,能用寻常木屑治疗此“衣食不能适”者,其怜贫济困可谓德高,数年沉疴旬日而除可谓技精。尤可钦者,能用寻常木屑治此数年痼疾,所谓“竹头木屑,皆利兵家”,真乃善于随机用巧之良医也。

二、笔里藏针刺痈疽

宋嘉祐年间,有太傅程某之母突患咽中生痈,塞气不通。其时只需针刀刺破,脓出即可。但程太傅命医者只可用药治之,不得施针以破之。众医不敢措治。时有医范九思云:“有药可用,须先使我亲笔点之,痈疽即便可愈。”程公遂取新笔与之,九思以小针藏于笔头内,然后点药上痈,笔到之处,小针刺破痈疽,即有紫血顿出,逐渐气通而愈。

按:太傅大人可谓“骄恣不论于理”者,范九思无奈只好藏针于笔,假借上药以刺破之,此属随机巧变之法也。

分析这两则故事可知,名医们的“高招“,不同于常人之处,就在于不拘泥于常法,灵活机变,具体情况具体对待,或深究病理、药理,对症下药,从而达到药到病除之效。

本文由永利皇宫官网发布于健康书籍,转载请注明出处:既治病又不失人情,名医治病的妙招

上一篇:李士懋将汗法分为广义发汗法与狭义发汗法,国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